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1章洗澡水

章区长还真打算坐在路边吃烧烤,章区长有话要跟林巧儿说,现在磐石山庄里面这么忙,就算他们进去了林巧儿肯定也抽不出时间来陪他说话,如果陪他说话就会影响生意,这样不好。

整理了一下午的思路,磐石半岛的战略转型已经在章区长脑子里逐渐清晰,他自然想要跟林巧儿这个首创者多交流一下,只有计划完善了章区长才会把这个新思路向李市长汇报,争取获得市里的大力支持。

这么大的一个计划,想要在几年之内彰显成效,仅凭江北区政府自己努力是万万不可能的。

章区长跟宋乡长的情况完全不同,章区长在区里有着很大的话语权,行政方面的工作章区长一言九鼎,而且跟区高官关系相处的也非常融洽,只要他能拿出一个完整的具有说服力的计划,获得书记支持是肯定没有问题的。

林向南把章区长买的那摞书放回车里回来,嫌坐在马路这边太吵,跟烧烤摊老板罗六商量了一下把小桌子挪到了马路对面的老榕树下面。

路边摊就这一点方便,只要不给老板造成太大麻烦,客人可以怎么舒服怎么来,你一边抠脚一边撸串也没人管你。

章区长拿起一根肉串递给林向南,开口问道:“骏驰置业的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了。”

林向南呵呵一笑接过肉串撸了一口:“多大点事儿,交给我你就放心吧。今天下午退了二十多户,就是有好多是按揭的,手续办起来有点麻烦,我争取三天之内全都给他们退清。”

章区长皱了皱眉,望着林向南问道:“既然你已经打算要接着把这个楼盘搞下去了,那为什么还要把钱退给那些业主,给大家一个可以信得过的承诺不就好了么?其实你只要把你的名字说出来,我相信那些业主应该就不会担心他们的钱拿不回来了。”

塔星糕点在塔岗市可是一块金字招牌,林向南就算不需要任何抵押也能在银行贷几千万出来,可惜他一直没给过银行这个机会。

就算真有急需资金周转的时候,只要拿起电话给大哥二哥打个电话也就轻松解决了。

听到章区长询问,林向南嘴角轻轻往上一勾,笑道:“你是不知道当时那些业主闹得有多凶,我去的时候他们正准备到区政府去围堵你呢。呵呵,你不用谢我,谁让我赶上了呢。对于这些业主来说现在没有什么比能把钱拿回来更重要的事情了,还好我林向南急公好义,为了你们江北区的稳定繁荣,只能自己割肉饲虎,先为你这个大区长消除隐患,这真是一段赔了我一个幸福千万家的千古佳话……”

章区长一头黑线的打断口若悬河的林向南:“咱还能不能说人话了?本来我是对你心存感激的,你小子现在这么一说,我突然感觉你小子好像是在酝酿一个什么大阴谋。”

“啊?”林向南目瞪口呆的望着章区长。

难道说,我画蛇添足了?

章区长揉着太阳穴苦苦思索着端起酒杯,这时,从轮渡码头又涌出了一大群人,其中一部分排到了磐石山庄等候进餐的队列之中,一部分说笑着走进夜市。

看到景区大道上攒动的人头,章区长眼睛突然一亮,盯着林向南笑了起来:“小子,我知道了,你是坐等那栋楼升值,这样你不仅白捡一个骏驰置业,搞不好还可以大赚一笔。”

林向南哈哈笑着冲着章区长举起了酒杯:“喝酒喝酒,看透不说透还是好朋友,资本游戏,资本游戏而已。”

章区长无语的跟林向南碰了一下酒杯,苦笑道:“想要薅你们这些资本家的羊毛还真是不容易。”

林向南得意洋洋的笑道:“那是,你们这些当官的整天就算计着怎么薅羊毛,你们也得替羊考虑一下不是么,羊毛也是羊辛辛苦苦长出来的,薅羊毛,羊多疼啊。”

章区长苦笑着轻轻摇了摇头,资本游戏说来轻松,先提条件是你得有资本才行,对于那些朝九晚五的老百姓来说,他们只能是充当这场游戏中的被动方,唯一的权力就是可以自己选择参与不参与。

不过章区长也并没有悲天悯人,物尽天择适者生存,就算是在吃大锅饭的年代也不是人人都平等的。

想要比别人获得更多,就需要自己加倍努力。

每一个人在这世上都会有自己的位置,章区长的理想也只是想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尽量拉短一些,再短一些。

章区长和林向南两个人喝酒聊天,这时林向南一眼瞥见林巧儿那辆mini风风火火的开进景区大道,不禁有些意外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怎么巧儿刚才没在磐石山庄里面?

早晨林向南早早赶去公司安排宋乡长他们过来提车的事情,不知道巧儿这辆mini是被白芸给开走了。

mini停在磐石山庄门口景区大道一旁一排车之间,林向南看到打开车门下来的是白芸,松了口气又冲着章区长端起了酒杯。

他还以为巧儿开车开这么快是出了什么事儿呢,原来车是被白芸这丫头开走了。

白芸下车急匆匆的走进竹林小径,一路上竟然还有不少熟客跟白芸打招呼。

小院里正忙得脚不沾地的刘娟一眼看到兴匆匆走来的白芸,惊喜的冲着林巧儿喊道:“巧儿姐,白芸回来啦。”

白芸嘻嘻笑着走进小院,林巧儿望着白芸笑道:“你不是去公费旅游了么,怎么才一天就回来了。”

白芸笑道:“鹭城的东西实在是太难吃了,所以我就饿着肚子赶回来啦。”

院里有顾客笑着起哄:“白芸妹纸尽说大实话,跟叶师傅的美味佳肴比起来,就算是国宴恐怕都难以下咽。”

“你吃过国宴?”

“废话,没听我说恐怕了么,我猜的。叶师傅,这小子瞧不起你手艺,以后咱们不做他生意了啊。”

“我去,你跟我玩阴的。叶师傅我可没那意思啊,我的意思是咱没吃过国宴,没有对比,无法伤害啊。”

窗口内的叶秋叶呵呵一笑:“我哪能跟那些国宴大厨们比,你们可别再这么夸我了,再夸我可就飘起来了,我要是飘起来飞不回来了大家以后可就真没得吃了。”

小院里笑声一片,跟往日一样,小院外还在等座的人咬牙切齿,他们恨不得马上把这帮还有心说笑的家伙拽出来换成自己进去……呃,接着说笑。

林巧儿笑着推了一把白芸:“想吃什么自己去跟你姐夫要,到我们屋里去吃,休息好了再出来。”

白芸搂住林巧儿俏皮的在林巧儿脸上啵了一个:“谢谢巧儿姐。”

白芸冲进基地车,拿起水杯给自己接水,一边喝着一边冲正在忙碌的叶秋叶喊道:“姐夫,我要一个驴肉火烧一碗花甲粉,饿死我了。”

叶秋叶笑道:“你先进屋吧,做好了我喊你。”

林巧儿笑了笑走到袭人姐姐面前替白芸买单,跟在白芸身后走进卧室,冲着直奔电脑的白芸说道:“先别忙着整理那些东西,影院的事儿不急在一时。你先去卫生间洗个澡,臭死了,等会儿穿我的衣服。”

为您推荐